欢迎来到天津禁毒在线!
正值花季的“90后”,竟结成了沆瀣一气的贩毒团伙
发布时间:2018-05-09
来源:中国禁毒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近日,福建南平、建瓯两级警方经过10个多月的缜密侦查,侦破一起特大贩毒案,摧毁了一个贩毒团伙,斩断了一条连接龙岩与建瓯两地的贩毒通道,抓获犯罪嫌疑人8人,查处吸毒人员9人次,缴获毒品约2.94公斤,扣押涉案车辆2辆。

▲缴获的毒品

拔出萝卜带出泥

2017年7月间,南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在一次行动中查获一名携带少量氯胺酮(俗称K粉)的吸毒人员。经深挖,民警发现该吸毒人员购买吸食的氯胺酮是由一绰号“阿杰”的建瓯男子提供。

经验丰富的禁毒民警凭着多年缉毒办案经验,敏锐地意识到这个线索可能涉及建瓯市一个贩毒团伙。

民警紧紧抓住这一线索,循线追踪,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侦查,一个以“阿杰”、“海波”为主的建瓯籍贩毒团伙渐渐浮出了水面……

王某杰,绰号“阿杰”,男,24岁,在福州市马尾区某船务公司务工;

“海波”,男,四川籍,自幼在建瓯市生活,无业人员;

何某翔,男,27岁,绰号阿翔,在建瓯城区经营一家奶茶店,曾因吸毒被行政拘留;

杜某俊,绰号“阿杜”,男,23岁,无业人员,曾因参与打架斗殴被行政拘留;

陈某友,绰号“狗别”,男,18岁,无业人员,曾因故意毁坏财物和赌博被处以行政拘留,因未成年而不予执行。

经查,这一贩毒团伙不定期地前往外地购买毒品氯胺酮,回建瓯后分销给本地或周边的吸毒人员。为将这个贩毒团伙一网打尽,避免“打草惊蛇”,警方按兵不动,耐心地寻找有利战机。

柳暗花明现战机

转眼就到了2018年3月。

警方获得可靠情报,“阿杰”贩毒团伙成员多人共同筹集毒资45万元,通过何某翔联系龙岩一贩毒“上家”,双方将于3月9日晚在龙岩进行毒品交易!

战机稍纵即逝。

南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赶到建瓯通报案情,指导并配合建瓯警方对这个贩毒团伙实施收网行动。经过对已掌握情报的分析研判,一个周密的抓捕方案很快制定出来,50多名警力集中待命,一张抓捕大网悄然撒开。

▲抓捕现场

3月10日零时许,一辆白色小轿车在沈海高速向建瓯方向悄无声息地疾驶而来,车上坐着的正是在龙岩市完成毒品交易后驾车返回的何某翔、刘某杨。抵达沈海高速建瓯市新厂隧道往建瓯方向2公里处时,两人下车“方便”。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抓捕民警如神兵天降,迅速包抄上前控制住两名犯罪嫌疑人,并从小车里的黑色双肩包和一个抱枕中成功缴获3包毒品。经当场称重,3包疑似毒品氯胺酮的白色晶体净重2932.7克。

连根拔除摧团伙

贩毒团伙人赃俱获的捷报传到指挥部,指挥部随即命令各组参战民警立即赶往其他团伙嫌疑人住处实施抓捕。

经过通宵奋战,

团伙成员谢某康在住处被抓获……

杜某俊在住处被抓获……

陈某友在一家奶茶店被抓获……

主要嫌疑人王某杰在福州市某小区被抓获……

▲车上搜获毒品

此外,抓捕民警还在几名嫌疑人的住处、身上和车上缴获疑似毒品和电子秤、塑料自封袋等涉案物品一批。

当晚的抓捕行动十分顺利和成功!除了“海波”闻风而逃外,这个吸贩毒团伙的其他成员悉数落网。随后,多名向这些嫌疑人购买毒品K粉的吸毒人员也先后被抓获。

▲指认毒品现场

经审讯,王某杰等人均对涉嫌贩卖毒品氯胺酮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且其供述能够与吸毒人员的证词相互佐证。

经鉴定,警方扣押的所有疑似氯胺酮的白色晶体和粉末所提取的样品中,均检出氯胺酮成分。

▲作案车辆

铤而走险牟暴利

这些90后正值青春花季,

缘何走上了贩毒这条既害人害己

也危害社会的不归路?

在侦办此案的过程中,民警也查清了几名贩毒团伙嫌疑人的犯罪动机和嬗变过程。

王某杰的父亲是建瓯本地知名的个体牙医,从年轻时起就在城里经营一家牙科诊所,精湛的医术和超高的人气为其带来了滚滚财源和丰厚收入。

优越的家庭经济条件导致父母亲对独子王某杰宠溺有加,从小到大,不论是好吃的、好玩的或者是好用的,只要是他想要的,家里都会想方设法买来,千方百计满足他的要求。

在福州的一所技校毕业后,家里通过熟人关系介绍安排他到福州市马尾区某公司上班,并贷款给他买车、买房,解除他工作和生活上的后顾之忧。

远离父母独自一人在省城上班,没有家人的管束,王某杰没有了任何顾忌,过起了随心所欲、自由放纵的生活:结交吸毒女友,混迹娱乐场所,吸食毒品K粉……虽然他每月工资和津贴加起来也有近万元的收入,却因为习惯了大手大脚、任性花钱而入不敷出、捉襟见肘。

他发现贩卖毒品利润高,来钱又快,于是,自2017年起,他勾结吸毒同伴“海波”等人贩卖毒品K粉,以此继续维持自己的“高品质”生活。

今年春年过后,为了通过何某翔购买到足量的毒品K粉,他不惜将自己的奔驰小轿车抵押给福州的一家二手车行,甚至从名下的几张信用卡里套现十几万元,以筹集毒资。

无独有偶。何某翔也是家中独子,父亲经营着一家企业,家境殷实。走上社会后,他倚仗着手上多金,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成天吃喝玩乐,在新鲜和好奇中渐渐沾染上了毒品K粉,并吸毒成瘾。后来,父亲的企业因经营不善而破产,家境逐渐败落,他东挪西凑了一笔钱在某小区开了一家奶茶店,虽然用心经营,却生意惨淡,只能勉强维持着。

去年年底,何某翔筹备在春节前结婚,发现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对手头拮据的他来说,钱真的是太重要了!他感到身上的压力骤然增大。看到建瓯本地毒品K粉的价格不断上涨,其中蕴藏着无限“商机”,他决定寻找贩毒“合伙人”,到外地“进货”回来转手贩卖给吸毒人员,从中牟取暴利。

就这样,王某杰、“海波”等人与“有可靠货源”的何某翔一拍即合,从2017年底至2018年春节前,他们通过贩毒和分销毒品,又发展了包括陈某友、穆某世等吸毒人员在内的“下线”团伙成员。最终,这些“90后”在巨大的利益吸引之下,逐步结成了一个贩毒团伙。

以身试法陷囹圄

近年来,随着建瓯警方对吸贩毒违法犯罪打击力度的持续加大,毒品氯胺酮“货源”逐渐减少,“供求”矛盾突出,导致其“市场”行情水涨船高,“进货价”和“零售价”之间的差价被不断拉大:100余元一克的毒品氯胺酮,卖到娱乐场所的吸毒人员手上竟然高达600元一克,价格已然上涨了三四倍。

巨大的贩毒利润空间促使这个贩毒团伙不惜铤而走险、以身试法。

2018年春节后,该贩毒团伙共谋“干一票大的”。于是,王某杰、“海波”、何某翔、陈某友、谢某康、穆某世等人采取抵押车辆、透支信用卡、找亲友借款等方式,多方筹集到“进货”毒资现金45万元,通过何某翔联系龙岩市的贩毒“上家”“订货”,由何某翔、刘某杨驾车到龙岩市购买毒品。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当他们一心沉浸于发财美梦的时候,南平、建瓯两地警方早已张网以待,雷霆出击,将这个“90后”贩毒团伙一网打尽。这些企图依靠贩毒发一笔不义之财的贩毒嫌疑人最终落得个人财两空、身陷囹圄的下场。

4月17日,经检察机关批准,建瓯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已对贩毒团伙成员王某杰、何某翔等5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还有几名涉案嫌疑人正在追捕中,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