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天津禁毒在线!
谈到毒品或者毒品预防教育,你一定说过或听过这样的话,可是……
发布时间:2018-06-10
来源:云南禁毒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说起毒品预防教育

你一定听过或者说过这样的话语

“我家的孩子还很小,不需要毒品预防教育!”

“别告诉他这些毒品危害,怪吓人的,他会害怕的。”

“现在告诉他这些还太早,等过几年要上大学了再谈也不迟啊!”


也许这些家长并没有注意过,《2017中国禁毒报告》中指出:吸毒人员低龄化特征突出。他们也不了解这样的数字“在全国现有吸毒人员中,不满18岁的有4.3万名,占1.8%”。也许这些冰冷的数字难以令他们受到触动,那就让我们看几个真实的案例吧。

我第一次吸毒时,只有14岁

  小文(化名),男,1998年12月出生。2012年底,因为多次打架,刚上初一的小文被学校开除。辍学后,小文离家独自来到漳州,在一家美发店务工。很快,他就结识一帮社会上的“朋友”,这些人都有辍学经历,家庭管教缺失。

戒毒人员在操场集训


  2013年7月,小文第一次接触到了冰毒。朋友聚会时,身边的人给了一粒药丸,告诉他这是冰毒,一种可以让人“很嗨”的东西。吸食冰毒后,小文以为压力、焦虑、烦恼都没了,脑子一直很亢奋。被毒品控制的他,当时还不知道,毒品将给他带来的压力与焦虑究竟有多可怕。

  毒品,不仅使他们的生活规律颠倒,生理发育受损,而且使他们丧尽伦理道德,成为行尸走肉,僵尸游魂。本当是人类希望的少年儿童,因为毒品而丧失了一切可能,为他们的未来蒙上了浓重的阴影。

未成年人聚众吸毒,年龄最小仅13岁

  “我和队员当时冲进一家娱乐场所包厢,里面10多名男女年纪都很小,但是桌子上摆着吸冰毒所用的矿泉水瓶,沙发上散落着一些小瓶子,里面的‘神仙水’都被喝完了。这些年轻男女在震耳的音乐中扭动身体,脸上是一种变态的疯狂!”端掉这处聚众吸毒窝点办案民警说。

聚众吸毒案件抓捕现场

  当听说自己是因吸毒被抓,这些男女竟全部不承认,有的说自己“只是喝水”,有的则说“自己没有吸白粉,只是吸水(冰毒),不算吸毒。”

  小C是此次被抓获中的13岁男生,他用稚嫩的声音反问队员,“我父亲吸毒,我知道毒品是那种白色的粉末,我现在只是喝了瓶水,怎么能算吸毒呢?”

  经过鉴定,这些男女全部吸毒,民警也针对他们的情况普及了相关毒品的知识。“就算我吸毒了,你们能怎么样!”小C得知自己吸毒后,竟然如此回答。

  一旦沾染毒品,往往变得无心工作和学习,精神萎靡消沉,情绪低落。据调查统计,男性吸毒者中,85%以上的人有偷、骗、抢等违法犯罪行为。女性吸毒者中,80%以上的人会通过卖淫来筹集毒资。

10岁的他,用最危险的方式吸毒

  父母贩毒坐牢、4岁被送到庙里、10岁注射海洛因、用最危险的“开天窗”方式吸毒、参与盗窃……

年幼的小超像“老烟鬼”一般吞云吐雾

  在小超(化名)的记忆中,8岁是个转折点,这一年父母因“做了坏事”入狱,但他很少跟人谈“坏事”是什么,只有聊得投机了,他才说:“他们卖毒品,把我也害了。”

  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小超便无人照管。“我调皮捣蛋,没人管得住我。”小学5年级没读完,小超辍学了,“村里人都说我会带坏他们的小孩,不让我一起玩。”

  10岁那年,小超被“坏事”拉下了水。“有人把瓶子里剩下的一点水,用注射器给我打针。刚开始感觉晕头转向,不舒服。又打了几针,就像神仙一样飞起来了。”那些‘水’里有海洛因,小超从此染上毒瘾,发作时若没有毒品,不管抽多少根烟都不顶用,浑身如蚂蚁乱咬,连骨头里面都疼,站都站不起来。

  此后,小超被毒贩利用去盗窃,再用偷来的钱买海洛因。因“知道毒贩不是好人”,小超多次偷偷跑掉,但总是很快被其他毒贩控制,再如此循环……

  吸毒青少年大多有辍学经历,有的是留守儿童,有的是父母疏于管教,这些孩子和社会上不良青年混在一起,很容易走上吸毒道路。毒品预防教育的缺失,甚至是基本的家庭教育的缺失,让他们年纪轻轻就陷入莫大的危机。

随着我国禁毒预防教育的普及,大众对毒品的认知已经比较普及,对传统毒品如海洛因、合成毒品如冰毒等都有了清醒的认识,绝大多数人都能做到主动远离,坚决拒绝。

但是,如今的年轻人越来越多面对一些名称极具欺骗性的“特制药物”,比如草本兴奋剂、研究化学品、合法兴奋剂、合法快感药……许多人因为听着“无害”而丧失警惕,好奇心驱动之下开始尝试这些药物。殊不知,这些都可能是新精神活性物质!

NPS主要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