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天津禁毒在线!
【关注】清代禁毒背后的男人不只是林则徐,还有……
发布时间:2018-05-11
来源:同心禁毒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说起“禁毒”,古已有之,清代就曾进行过大规模的“禁毒”,除了颁布一系列法律、法规之外,还采取了极其严厉的措施缉拿、惩治吸贩毒者。


清代多次颁布“禁毒”法令严惩贩毒吸毒

鸦片烟贩“斩立决”,开设烟馆“绞立决”

清代的毒品与今天所说的毒品在称呼上有所不同,主要是白面儿和鸦片。《禁毒史话》称:“白面儿,指作为毒品的海洛因,因呈白色晶体粉末,故名。”“鸦片又称福寿膏,俗称大烟,烟土是指未经熬制的鸦片。传统使用的毒品多为鸦片,因最初吸食的方式是从口鼻吸入,所以俗称为‘吸鸦片’和‘抽大烟’。”

据《中国禁毒史》载:早在雍正七年(1729年),就颁布了清代第一个禁烟令,明确规定:“凡兴贩鸦片烟者,照收买违禁货物例,枷号一月,发近边充军,私开鸦片烟馆引诱良家子弟者,照邪教惑众律,拟绞监候;为从,杖一百,流三千里;船户、地保、邻佑人等,俱杖一百,徒三年;兵役人等借端需索,计赃,照枉法律治罪;失察之汛口地方文武各官,并不行监察之海关监督,均交部严加议处。”

嘉庆十八年(1813年),嘉庆帝颁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道惩办鸦片吸食者的法令《吸食鸦片烟治罪条例》,其中规定:“军民人等买鸦片烟者杖一百,枷号一月;太监违禁故犯者,枷号两月,发往黑龙江给该处官员为奴。”

道光皇帝即位后,继续推行“禁烟(毒)政策”,几乎年年颁发禁烟谕令。道光三年(1823年),颁布了《失察鸦片条例》;道光十一年(1831年,)颁布了禁种条例;道光十八年(1838年),再次颁布《钦定严禁鸦片烟条例》,将清廷历次发布的有关禁贩、禁吸、禁种的规定合编为39条,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综合性的“禁毒法典”。

《钦定严禁鸦片烟条例》亦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禁毒法”,惩治措施极为严厉:所有吸毒人员,在一年半之内必须戒烟,不能禁烟者将被判刑,绞监候(死缓)。鸦片烟贩,就地正法,斩立决;所有开设烟馆、提供吸烟场所,以及包庇贩毒的官员,就地正法,绞监候(死缓)。鸦片烟贩,就地正法,斩立决;为国内走私提供货源的洋人,就地正法,首犯斩立决,从犯绞立决。除了吸毒人员是死缓以外,其它凡是参与鸦片销售的相关人员,无论洋人还是中国人,都要就地正法。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八月,清廷谕令政务处:“著定十年以内,将洋土药之害一律革除净尽。”根据这道谕令,政务处于十一月制定了《禁烟章程十条》,规定禁种、禁进口、禁新吸、戒烟瘾、关烟馆。

“京城禁毒第一人”黄爵滋上奏《禁烟疏》

提出“查清天下户口”,

每五家“互结”并“相互监督”

说到“禁毒”,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有“中国禁毒第一人”之称的湖广总督林则徐“虎门销烟”,而说到“京城禁毒第一人”,非黄爵滋莫属。

黄爵滋,江西宜黄人,翰林出身,官职鸿胪寺卿,掌管殿廷礼仪。道光初年(1821年),英国的鸦片开始运销中国,至道光十五年(1835年),全国吸食者多达200万人以上,不但白银滚滚外流,还致使国民身心健康遭到严重摧残。黄爵滋耳闻目睹鸦片“渐成病国之忧”,痛心之至。经过长达一年在京城的明察暗访,于道光十八年(1838年)六月首次向朝廷上了一道《禁烟疏》,列举大量事实、数据,说明鸦片的无穷祸害。

在禁烟方法上,黄爵滋提出“耗银之多,由于贩烟之盛,食烟之众”,因而“宜先重治吸食”,断绝鸦片的销路。如何才能断绝呢?他提出重罚吸毒者:“查清天下户口,每五家互结,相互监督,凡吸食鸦片的,匿而不报的,照例治罪;举发的,给予优奖,军中照此惩办。”同时取缔烟馆,留客吸食鸦片者,“照窝藏匪类治罪”。黄爵滋还认为,京城吸食鸦片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当官的,所以特别强调“文武大小各官,照常人加等”从严惩处,其子孙不得应考做官;官员亲属、家丁违反禁令的,本犯治罪,“本管官严加议处”。

道光皇帝对黄爵滋的建议大为赞赏,将他上呈的《禁烟疏》交朝臣讨论,林则徐等给予黄爵滋全力支持。道光皇帝遂“如爵滋所请”,制定了“惩处贩烟(毒)、吸烟新律”,颁行天下。

(清代禁烟名臣黄爵滋)

肃亲王善耆崇文门 “缉毒”

李莲英把兄弟贩毒被处死

末代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是晚清贵族重臣,颇受慈禧太后的赏识,曾被朝廷任命为崇文门税关正监督。

崇文门税务衙门是负责对进入北京城的货物征税的机构,而税关正监督是个肥差,许多王公大臣梦寐以求。善耆上任之时,正是清末京城吸食鸦片最猖獗的时候,瘾君子们对鸦片、白面儿的需求量很大,所以不少人私下里贩卖鸦片、白面儿,而崇文门是毒贩子们贩毒进京的主要通道。

据《宫廷野史》载:有个大烟贩子私下里派人给善耆送信,说手里有批“货”要送入京城,请善耆让他的属下稽查时睁只眼闭只眼,此事成了,他愿意出大价钱孝敬善耆。同时劝告善耆,如果不给面子,也未必就做不成这笔生意,自己有很大的背景。善耆心想:如此胆大之人,竟敢在贩运大烟之前通报一声,想必是大有来头。可他对贩毒、吸毒者恨之入骨,上任之初,便把城关“缉毒”当成重中之重,已查办了多起贩毒案件,于是善耆下决心不管他有多大来头,都要查办这起贩毒大案。

经过几天查访,善耆终于查清这个毒贩子原来是大太监李莲英的把兄弟,专门从江浙沿海一带贩毒进京。善耆早就听说李莲英私下里与大烟贩子们有些牵连,而今已确系他的把兄弟在贩运大烟,查还是不查?

思量了两日之后,善耆把心一横:既然朝廷封了我这份差事,我就不能贪赃枉法。他下令对任何进入崇文门的人员严加盘查,不管是谁,只要涉及贩运大烟、白面儿的,立即报告,不得有误。

善耆手下有个叫丁士源的,任崇文门关税总稽查。根据善耆的特别吩咐,他重点对乘坐车轿的商贩进行盘查。几日之后,便将那个大烟贩子所贩运的上百斤大烟查获,随后人犯被押至顺天府大牢。很快大烟贩子就招认了这批大烟确与李莲英有干系,于是善耆速将案情禀报给了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得知李莲英为大烟贩子充当“保护伞”后,极为震怒,不仅将贩毒的李莲英把兄弟处死,还狠狠地责罚了李莲英。

为清代的禁毒英雄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