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天津禁毒在线!
侯光远:奋战一线抓毒贩 从不敢和家人自拍
发布时间:2018-04-11
来源:中国禁毒网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东莞民警侯光远。通讯员供图  


   “血流时就像水龙头放水一样,10层白色纱布盖上去,1秒钟就全红了。”如今的侯光远再次谈及那次擒毒贩而受伤的事件,谈笑风生,就像说着别人的故事。但那次事件却让他留下了终生后患:左手再也无法正常提起重物,所有的触觉也只剩下“麻麻”的感觉。

   日前,广东公安百名英模肖像摄影展东莞站开幕,东莞有5位民警上榜。为此,信息时报记者带你走近广东公安百名英模之一的东莞民警侯光远,去听听他的故事。

   事迹:

   10条手筋被割断仍擒毒贩

   4月4日,天气闷热,侯光远挽起袖子,露出了左手那道长达10余厘米的伤疤,伤疤来源于6年前的那个梅雨4月。

   2012年4月6日,下了一整天的蒙蒙细雨。侯光远等人押解吸毒人员周某前往预定交易地点设伏抓捕贩毒嫌疑人陈某。

   当天16时许,一名身材健壮的男子身穿黑色雨衣驾驶着一辆无牌摩托车徘徊在毒品交易地点附近,吸毒人员周某指认此人正是贩毒嫌疑人陈某。陈某警觉地开动着摩托车,狡猾地连续三次变换了交易地点。“本来我们有6个队员,他更改了三次交易地点后,将我们的警力全部两两分散开来了。”侯光远说。

   “雨,一直没停过。”对于那一天的细节,侯光远记忆深刻,“那是在一条大马路上,他骑着摩托车朝我们迎面而来,突然在主干道路口停了下来。”侯光远顿了顿接着说,战斗就开始了。

   侯光远向一旁的同事打了一个会意的眼神,就直扑犯罪嫌疑人,将陈某从摩托车上拉下来并按倒在地。由于当时地面非常湿滑,陈某拼死挣脱,从雨衣里面摸出了身上携带的锋利匕首,向侯光远当胸刺去。

   “我们一开始完全没料到他雨衣里藏着匕首。”侯光远说,毒贩陈某一共刺了两次,匕首袭来,危急中侯光远左手一格,往后一退,右手迅速掏出手枪,左手准备上膛时才发现手腕血流如注,根本无力可使。

   “他有刀!”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一旁的民警提醒时已经来不及了。“左手完全下垂,手腕大量流血。”侯光远说痛感渐渐开始传达至大脑,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伤得不轻。可此时的陈某依旧手持匕首发狠,侯光远只好右手持枪对住陈某,并大声喝住陈某。

   很快,其他围捕警员以及增援警员围了过来,陈某见走投无路,遂用匕首对着颈部,以自残威胁。最后,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耐心劝解,陈某放下匕首,束手就擒。现场缴获12小包检出含有海洛因和甲基苯丙胺成分白色晶体。经审讯,陈某对其多次贩卖毒品等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抓住陈某后,救护车载着侯光远向最近的望牛墩医院奔去,救护车里护士正在帮侯光远的伤口进行基本的处理。“那血流的就像水龙头放水一样,10层白色纱布盖上去,1秒钟就全红了,血根本就止不住。”侯光远说。到达望牛墩医院时,医生见到他伤情实在过于严重,医院暂时没有条件接收治疗,就协商救护车转院去东莞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经医院诊断,其中左手腕1~5手指伸肌腱、小指固有伸肌、左桡侧腕长、短伸肌腱、尺侧腕伸肌腱断裂;左桡神经腕背支断裂;左腕关节囊破裂、舟骨骨折;左手腕外侧的12条手筋被割断了10条,并且伤及1条神经。

   “手筋断了,手掌完全摊开,手指不能弯曲。”侯光远说,医生建议他每天做训练,“每天每根手指关节按下弯曲500次,按压的时候眼泪都在掉。”有多痛呢?为了便于记者理解,侯光远换了一个通俗的说法:“手筋短了,只能自己强行拉长,那是骨子里的痛。”

   恢复期间,很多时候侯光远都不忍对自己“痛下狠手”,这时他的同事望牛墩分局洲涡派出所民警侯东永只能代劳。“看着他痛得面目狰狞的表情,我们也不忍心,但是没办法。”侯东永说。

   靠着坚强的毅力,侯光远的左手最终能够握掌成拳,但左手却留下了一条蜈蚣般的伤疤,灵活性和力量大不如前,刮风下雨时伤口又麻又痒,但每逢被人问起,他却一脸轻松地说:“没什么,医生说算是恢复得很好的啦。”

   工作:

   水烧到一半就出警了

   侯光远曾是黄江某部队的战士,从警之前他将16年青春奉献给了国防事业。“在部队里很累,但也很开心。”侯光远说和在军队比起来,“民警的累是累在精神上,作息没规律,案情更复杂。”从警11年的侯光远一直都在基层第一线,绕不过去的是接警和出警,“谁家夫妻吵架了要出警,工厂员工摩擦了要出警,报警电话我们都接到心惊胆颤。”

   侯光远2007年转业入警,那时东莞制造业正轰轰烈烈地发展,大量新莞人来到东莞务工,治安情况相当复杂。“2000多人的工厂,都是劳务派遣工,按照老乡身份各自抱团,动不动就发生摩擦,眼看就要打群架。”侯光远说。

   为了改善这种情况,侯光远主动请缨深入企业调研,前后花了一周多的时间,对该工厂的各个层面逐一考察,最终写成了一篇《调研报告》,而这也开启了“望牛墩工厂调研说防”的第一例。

   尽管如此,受当时复杂社会情况的影响,派出所的电话依然没有停过。“作息时间没规律那是必然的,有时候饭吃到一半,丢下碗筷就出警,甚至有时候没吃饭泡个面,水烧到一半就走了。”侯光远告诉记者,往往是刚处理完一宗警情,另一宗就接踵而至,“可以一直忙到晚上。”

   生活:

   朋友圈从不发家人动态

   侯光远有个读初二的孩子,读书8年了,可侯光远却仅仅参加了孩子的1次家长会。“很愧疚,在部队时训练,在公安时出警日夜颠倒,很多时候我回家已是深夜,孩子都睡着了。”侯光远说,虽然家里和分局只隔了短短5分钟的路程,但他最长时间却足足有半年白天没有看到过孩子,“可以说我是看着孩子睡着长大的。”

   作为一线民警,侯光远捕过毒贩,抓贼缉凶,应对自如,但他最怕的是因此给家人带来伤害。“我办过很多案子,抓过很多犯罪嫌疑人,尤其是其中还有不少毒贩,很害怕他们会因此报复我家人,我有自保的能力,可他们没有。”

   作为一名从警11年的老将,他几乎从不与家人散步。“在公众场合与家人能不露面就不露面。”侯光远给自己定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发自拍,少与家人合影,朋友圈里也几乎从不发家人的动态。侯光远说,“既怕犯罪嫌疑人报复,也希望家人不被自己的工作影响,能够平平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