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天津禁毒在线!
前往制毒第一线!央视记者独家调查拉美“银三角”制毒链条
发布时间:2018-04-08
来源:苏州禁毒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拉丁美洲的“银三角”位于哥伦比亚、秘鲁、玻利维亚、玻利维亚和巴西所在的安第斯山和亚马逊地区,总面积在20万平方公里以上,是世界主要的毒品产地。

   古柯叶是制作可卡因的原料,去年,联合国毒品与犯罪办公室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位于南美洲毒品“银三角”的哥伦比亚,在2016年的古柯种植面积达到14.6万公顷,比2015年同比增长超过50%,是过去16年来的最高水平。

第一站:“可卡因之都”麦德林

   为什么短短一年内哥伦比亚的古柯种植会出现飙升?坚不可摧的"银三角"制毒链条又是如何运作的?央视记者刘骁骞前往哥伦比亚进行调查。

   哥伦比亚是全球最大的可卡因生产国,在制毒产业最为猖獗的2004年,国际市场上百分之七十的可卡因都来自哥伦比亚,而这个国家的第二大城市麦德林,更是有"可卡因之都"的绰号。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它由臭名昭著的麦德林贩毒集团操控,沦为了全美洲的可卡因走私中心。麦德林是记者调查的第一站。

   今天的麦德林已经看不见腥风血雨的场景,在政府的严打下,城市的治安得到很大的改善,甚至成为颇受欢迎的旅游地点。然而毒贩并没有真正离开这里的贫民窟。

   最近,一部以麦德林贩毒集团首领巴勃罗·埃斯科巴为主角的美剧在全球热播,重新唤醒人们对那段历史的记忆。



   埃斯科巴的身份相当于"金三角"的毒枭坤沙,在影视作品中,他呼风唤雨,杀人如麻;在现实中,他靠盗卖墓碑起家,做过候补议员,为了刺杀总统炸毁客机。埃斯科巴一度掌握着全球的可卡因贸易,甚至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世界上七大富豪之一。

   这个传奇毒枭生前的私人领地位于那布勒斯庄园,那里距离麦德林四小时车程。为了调查毒品贸易的过去和现状,央视记者驱车前往。

   那布勒斯庄园最具标志性的建筑就是入口处的这架小的螺旋桨,相传埃斯科巴就是用它开辟了最早从南美洲到北美洲的可卡因运输路线。

   这个占地3000公顷的庄园已经被收为国有,目前是一个侏罗纪主题公园,制作粗糙的恐龙雕塑突兀地矗立在毒枭曾经的后院。

   埃斯科巴耗资五百万美元从世界各地收集了各种飞禽走兽,打造了一个私人动物园,笼子里的已经是它们的后代。

   埃斯科巴非常喜欢看斗牛赛,但由于他毒枭的身份,在波哥大,麦德林这样的大城市里,斗牛场不允许他进入,于是他就在自己的庄园里建了一个斗牛场。埃斯科巴甚至在庄园里修建了自己的跑道,在麦德林贩毒集团最兴盛的年代,平均每年都有上百吨的可卡因从这里起飞,前往北美。

   一年前,庄园管理处推倒了埃斯科巴的别墅遗址,填平了游泳池,把之前用来展览的一些个人物件也丢进了一个露天的仓库。

   哥伦比亚政府试图抹去毒枭的印迹,希望庄园以及整个国家以崭新,和平的面貌呈现在世人眼中。然而埃斯科巴埋下的毒品网络早已根深蒂固,目前,哥伦比亚年均毒品走私额仍超过 100亿美元,相当于合法出口额的四分之一。

   位于波哥大安第斯大学的毒品与安全研究中心,在成立的六年时间里,致力于研究哥伦比亚的古柯种植和可卡因销售。

   安第斯大学的毒品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埃尔南多·贡萨雷斯表示,在过去,古柯的种植主要集中在秘鲁和玻利维亚,负责销售的毒贩和大部分可卡因的加工都在哥伦比亚。从九十年代开始,由于秘鲁前总统藤森在毒品问题上的强硬政策,古柯种植也转移到哥伦比亚。

   贡萨雷斯教授表示,称霸一方的毒枭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遍布全国的区域性贩毒集团。

   安第斯大学的毒品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埃尔南多·贡萨雷斯表示,可卡因生产的每一道程序由不同的组织负责,种植古柯的区域通常都在犯罪集团或者武装组织的控制之下。

   如果要看清"银三角"的真正面貌,必须前往毒品生产的第一线。几经周折,央视记者与一个制毒集团取得联系,并在经过长达半年的申请和等待后,被允许探访一处位于安第斯山的可卡因生产窝点。  

毒品贸易的源头:古柯种植地


   央视记者从首都波哥大出发,一路向南。沥青公路变成泥路和年久失修的铁桥。没有桥时,搭渡轮过河,直至道路消失。内陆的贫瘠一览无余。抵达目的地时已经天黑,出于安全原因,不得泄露所处的位置。清晨的村庄隐藏在浓雾中,这里拥有400公顷古柯田,都分散在山里。央视记者的车在前一晚抛锚,只能换上更适合当地路况的交通工具。

   因为昨天晚上下了一整夜的雨,所以山路非常泥泞,好在当地人的驾驶技术还是不错的。

   在经过长途跋涉后,央视记者终于寻找到毒品贸易的源头。古柯是一种生长于安第斯山脉的植物,早在四千多年前,南美洲的原住民就通过咀嚼古柯叶来缓解头痛和胃病。但一直到19世纪五十年代,德国化学家才第一次从古柯叶中提取出古柯碱,并将它命名为"可卡因"。

   在哥伦比亚,种植古柯是违法的,但在贫穷的偏远地区,古柯是唯一的经济来源。采摘工里,年纪最小的只有十五岁。

   央视记者发现,不少农民曾经改种过合法的农作物,但最后又种回了古柯。

   古柯是一种低投入,高回报的经济作物,农民种下古柯,只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就能够迎来第一次的收获。如果是该种咖啡的话,则需要等待整整三年的时间。

   生产一公斤的可卡因需要375公斤的新鲜古柯叶,所以制毒窝点通常建在古柯田附近。央视记者步行前往一公里外的一个庄园,那里正进行可卡因的第二道生产环节。

   央视记者到达的一个庄园,之前是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也就是"哥武"游击队员的营地。

   从八十年代起,"哥武"就开始向毒品生产者收取每年高达数亿美元的"革命税",以此提供对古柯种植和可卡因生产的庇bi护。虽然"哥武"在2017年6月正式解除武装,但有10%左右的成员拒绝和谈,并在当地扮演起贩毒集团的角色。央视记者的到访显然在他们的掌控之内。

   当地人把这种古柯膏的生产地点称作"实验室",它们也是哥伦比亚缉毒警察最主要的清剿对象。

   在"银三角"的不同地区,可卡因的制作方法和步骤略有不同,但效果都是一样的。

   央视记者在现场闻到一股非常刺鼻的气味,因为除了古柯叶原有的汁液的味道外,他们还放入了大量的化学药品用于发酵,所以不管是眼睛还是喉咙都会感觉到刺激。每一道程序都要花费数小时,在等待的过程中,记者试图向制毒工人了解更多当地的情况。

   一名制毒工人介绍,部队一来,就把好多人的古柯都拔了,把东西烧了,一点也不留。但最近这段时间比较平静,主要是因为正在进行的和平进程。对于古柯膏的用途,制毒工人表示不是很清楚。

   在经过制毒集团的许可后,央视记者探访了毒品生产窝点和源头。生产毒品有很多步骤,但每个步骤都需要使用大量有毒的化学药品。走过毒蛇横行的村子,央视记者被转移到一个更隐蔽的地点,这里储藏着大量的化学药品。

非法生产窝点:从古柯叶到可卡因

   在这个人口不到两百人的安第斯山村,不通水电,毒蛇横行,但每个月生产的可卡因达到上百公斤。在制毒集团的批准下,央视记者探访了非法的古柯种植和运作中的可卡因生产窝点。为了减少曝光,记者被转移到一个更隐蔽的地点,这里储藏着大量的化学药品。

   制毒工人在制作好的古柯原浆中加入一种透明的溶剂,液体立刻出现明显的变化。

   

在经过化学反应之后,液体已经迅速地变成膏状物,已经能闻到很明显的古柯膏的气味,但是还需要大概三十分钟时间的搅拌。


   最后,整桶液体变成了乳白色的古柯膏,也就是可卡因的半成品。其实在整个过程中,能够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但他说他已经习惯了,闻不到这样的味道。经过整整一天的制作后,高纯度的古柯膏终于出炉。



   央视记者发现,新鲜的古柯膏有一种非常强烈甚至有一点刺鼻的香味,类似于指甲油。整包古柯膏刚才称了一下大概有2.27公斤重,可以提纯出两公斤重的纯可卡因,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可以卖到六万美金。古柯膏进一步通过处理,就能提炼出高纯度的结晶状可卡因,但这一个环节不被允许拍摄。

   央视记者调查发现,在”银三角“的很多区域,可卡因不但可以作为赌桌上的筹码,甚至能够作为货币流通。

   然而,可卡因的价值真得可以如此计算吗?生活在银三角的人常说:每一公斤白粉夺走六条人命。虽然这个数据无法得到核实,当足以窥见毒品贸易的凶残。

   “银三角”毒品泛滥,当地政府曾采取强硬措施禁毒,比如强行拔除毒品原材料,但却引发与当地农民大规模暴力冲突。那么“银三角”毒品问题症结在哪?作为近年来唯一实地探访银三角毒品生产窝点的亚洲记者,刘骁骞从源头继续进行了调查。

“银三角”毒品问题症结在哪儿?

   哥伦比亚计划在2017年内取缔10万公顷的非法古柯,然而在"银三角"的腹地,农民已经开始培育下一季的古柯苗。央视记者调查发现,这里的农民说当地的土壤非常适合种植古柯。

   强行拔除古柯作物一直以来都是哥伦比亚政府最主要的禁毒措施,然而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并不能有效地阻止古柯的蔓延,甚至还会给禁毒政策的施行带来更多阻力。

   2017年10月,哥伦比亚缉毒警察在西南部的纳里尼奥省强行清除古柯种植时,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7人死亡,20多人受伤。

   在经过数十年的经验总结后,哥伦比亚禁毒专家发现,与其它农作物相比,古柯是唯一能吸引市场主动上门的商品,如果能降低农民对古柯的依赖,就能从源头上截断银三角的制毒链条。

   安第斯大学的毒品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埃尔南多·贡萨雷斯表示,种植古柯的地区通常不通电,没有市级公路系统。也就是说,这些地区没有生产能力,也没有将产品运输到市场的能力。如果种古柯,犯罪集团就会在每一次收成时期上门收货。

   促进传统古柯种植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似乎是应对哥伦比亚毒品问题的关键。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反政府武装组织占据着内陆地区,导致社会资源无法进入当地,政府长期缺席。随着哥伦比亚和平进程的开启,根治古柯顽疾也迎来了新的时机。

   安第斯大学的毒品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埃尔南多·贡萨雷斯:政府的首要任务是将基础设施带入这些地区;如果只是一味地强制取缔,只会火上浇油,激发古柯农的反抗心理。

   作为和平协议的一部分,哥伦比亚政府于2017年起实施一项耗资25亿美元的"替代作物种植计划"。凡是自愿改种合法作物的家庭除了获得生产物资和技术支援外,还将获得每月固定金额的经济补助。截止2017年7月,已经有超过75000户古柯农登记参加。

   哥伦比亚司法部反毒政策司主任 玛利索·帕拉西奥表示,哥伦比亚政府对此充满信心,因为我们将直接和农民对接。我们应该对消灭古柯的进程抱有信念,耐心观察效果,同时帮助和参与这些地区的建设和领导。

   曾经深受毒品困扰的泰国似乎是最好的借鉴。泰国北部的"金三角"地区在过去是传统的罂粟种植区,在联合国的支援下,泰国政府开展替代作物种植,整整十年后,罂粟终于绝迹,取而代之的是高品质的咖啡和茶叶。

   没有人能够预测,从哥伦比亚根除古柯到底需要花多长的时间,然而当武力不再是对抗古柯的唯一手段,也许就朝正确的方向迈出了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