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天津禁毒在线!
禁毒参阅 | 伊朗的禁毒政策与南部毒品问题
发布时间:2018-05-15
来源:马斯托禁毒政策研究中心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摘要

毒品贸易越来越成为困扰伊朗的问题,在伊朗,对于因吸毒所引起问题的研究显得尤为重要,这可以帮助伊朗政府采用一种更好的方式管理社会。因此,研究和调查毒品的贩运及其使用对伊朗南部造成的后果意义重大。这些研究结果表明,由于沿海和对于毒品走私的监管不力,毒品走私网络进一步在伊朗南部扎根,毒品问题对伊朗南部影响日深。

本期禁毒参阅将着重分析伊朗南部的毒品问题,以便更为全面地掌握伊朗的最新毒情和禁毒政策改革,力图为我国及我市的禁毒战提供可行的思路。

伊朗缴获的毒品越来越多,毒品泛滥的区域几乎遍及伊朗全境。从个人角度看,毒品威胁了人的生命和安全;从国家角度看,毒品犯罪引发了社会冲突,激化了社会矛盾。伊朗边境和伊朗南部的地域特点,无疑为伊朗毒品犯罪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契机。

一、伊朗的毒情与禁毒政策

吸毒是伊朗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1290年,伊朗颁布了第一部使鸦片吸食合法化的法律。鸦片吸食人数迅速上升,并且非法鸦片贸易也开始兴盛。1920年,伊朗开始采取限制罂粟种植的措施。1955年,伊朗颁布了禁止罂粟种植和鸦片吸食的法律。伊朗的毒品消费模式随之发生变化,海洛因日益盛行。1979年,伊斯兰共和国建立后,吸食毒品人数越来越多,而且贩毒方法越来越隐蔽。

伊朗南部与阿富汗有40000平方公里接壤的沙漠地带,非常适合毒品输入。同时伊朗干燥的气候环境也非常利于毒品贩运回到阿富汗。伊朗南部尤其是克尔曼省正面临着毒品贩运带来的巨大伤害和破坏。广阔而又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克尔曼省已经吸引了毒贩的注意。根据数据显示,东部边境70%的毒品已经从克尔曼省运进,并且最近几个月的毒品贩运仍在继续。

霍尔木兹甘省由于其特殊地理位置,成为世界上最大毒品生产者---阿富汗的运输渠道。霍尔木兹甘省拥有1001条边境河,它与锡斯坦省,俾路支省和克尔曼省接壤,而这些省份又都与阿富汗有共同边界,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导致了该省毒品走私活动的猖獗。大量的毒品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运到伊朗并不仅仅是为了在伊朗贩卖,而是借由伊朗将毒品运到其他国家,主要是运往欧洲。在最近几年,该省的人都在寻找与行政机关、警察和军事组织合作来打击毒品贩运的机会。包括霍尔木兹甘省在内的伊朗南部已经尽其最大努力去管控来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毒品走私。

伊朗内部主要的毒品运输线路

20世纪50年代,伊朗开始建立毒瘾治疗康复中心,该中心于1983年由福利组织接管并改名“成瘾者康复中心”。但是直到1988年,应对毒品问题的措施除了打击供应活动之外,其他的都是非常有限的。90年代初期,要求减少毒品需求的呼声越来越高。1990年夏天,福利组织和卫生部的专家实施了第一个“减少毒品需求的五年计划”。2000年,卫生部在削减毒品需求活动中发挥了更大作用,并开始培训私人诊所中的医生,使其掌握治疗毒瘾的科学方法。在2002年的夏天,为了减少毒品注射带来的伤害,安全部和卫生部特创立了“减少伤害民族协会”。该协会在国家的重要医疗保障体系实施了一系列计划,包括关于禁毒和治疗吸毒的一体化、专门治疗吸食美沙酮毒品的诊所的建立、以及关于减少对街头吸毒者伤害的计划。2010年,伊朗毒品控制总部中心的创建,旨在制定综合政策、计划和对毒品的规章和标准。

此外,政府在关闭伊朗南部水域边界以及改进侦查工具方面进行大量投资,但这些措施打击工业走私的效果却并不明显。大部分毒品通过武装分子贩运到伊朗。为了阻止毒品的输入,伊朗不得不增派缉毒警察来控制和关闭边境,但是,反毒人士也很有可能染上毒瘾并滋生腐败。

二、毒品对伊朗的影响

(一)重罪和安全隐患的增加。在很多国家,毒品走私被视为严重刑事犯罪。然而由于一些原因,伊朗的重罪和安全隐患比其他高。伴随着共和国革命的胜利以及对封建领国家主、部落首领的全面打击,这些地区的社会结构有了极大的改变,原来那些拥有武器、脱离军事中心的封建领主和部落首领的势力遭到瓦解,无法再保障国家的边境安全。在革命年代和两伊战争期间,毒贩趁机在这些地区贩运毒品,做一些诸如谋杀、绑架、强奸等犯罪活动,由此降低了这些地区的安全性。由于毒品走私的频繁,毒品走私、吸毒人数、刑事犯罪率以及经济破坏的代价都变得非常巨大,由此也给伊朗社会带增加了安全隐患。

(二)经济产业结构的破坏。毒品的走私通过以下方面扩大了对经济产业结构的消极影响:毒品走私正变得比其他经济活动更加暴利,非法的毒品贩运商业非常兴旺,从生产地到消费地毒品价格的差异通常达到1500%,由于毒品贸易比军火贸易更加赚钱,所以现在一些投资者并没有把资本用于制造业、工业和服务业等领域;一些地区毒品走私的发展已经导致了投资市场的不稳定,投资者已不愿意再向伊朗投资。

(三)边境控制成本的增加。伊朗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长达1916千米的陆路接壤边境和伊朗南部的海上边境都受到了毒贩的威胁和侵入,为了控制毒品的输入,伊朗不得不扩大支出来控制和关闭边境。同时,伊朗南部非法出入境者频繁出入,他们总是选择货物和毒品走私贩使用过的路线,因为这些路线不受警察的搜查和控制,这就需要政府加大财政投入,进一步对边境加强控制和组织管理。

塔利班组织

(四)国内外反对党的活动。最近一些臭名昭著的毒贩开始有自己的政治诉求,然后尽力使他们的行动在国内外合法化,这些人包括:1、分离主义集团:在六七十年代,一些国家和地区支持俾路支小的的分离主义团体抗议打击毒品贩的武装战争,目的是利用有经验的毒贩的力量去消灭俾路支斯坦居民;2、塔利班集团:在阿富汗的力量扩张之前甚至比那更早的时候,塔利班集团扩大了反对伊朗的运动和宣传。

(五)内部事件国际化。由于地方性事件能对全球或国际水平产生很大的影响,它们已变得越来越国际化,并且吸引了更多的敏感人士以及其他的行为主体(诸如政府或国际组织),伊斯兰革命就属于这种事件。随着其革命观念在其他国家的传播,这些国家开始对伊朗进行抵制。

游行示威的伊斯兰民众

三、结论与建议

尽管政府已采取了越来越严厉的措施来管控毒品走私,但结果却是毒品的产量却越来越多,而且伊朗南部更容易贩毒。伊朗南部的水域比较难控制,且伊朗南部与克尔曼省、锡斯坦省和俾路支斯坦省相邻。阿富汗生产的毒品都是借这些省份运到其他省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毒品是在阿富汗国内生产,因此很难找到毒品生产地。

一名男子在伊朗与阿富汗两国边境销毁毒品

研究者建议,要减少伊朗南部的毒品走私,第一,要精确地侦查毒品晶体的毒贩。第二,要加紧边界控制。第三,阻止走私货物在伊朗南部出售。所有国家都在忙于打击水陆边境的毒贩,同时在海上边境也增派了武装力量。文化共性可以促进波斯湾沿岸国家更好地合作起来抵制毒贩活动,伊朗的禁毒组织已经决定与地方政府合作来共同应对海上毒品走私。联合国禁毒中心办公室和其他国家的毒品中心也十分支持这样的决定。

毒品走私给国家带来的消极影响越来越大。毒品走私不仅会引起边境的封锁、损失、战争的增加以及巡逻边境成本的增加,而且还会导致国际交流的困难。考虑到这些事实,建议采取以下策略来改善这种状况。

首先,打击国内毒品的分配和使用;其次,打击向国外运毒的毒贩。也可以采取以下措施来解决这一现象。完善职业罪犯的身份证并加强对这些罪犯的控制;制定国际合作计划并促进国际合作与信息交流,把这种毒品走私认定为国际犯罪并通过国际合作来进一步控制它;为职业罪犯制定一份特殊文件,这尤其对搜捕外国罪犯更加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