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天津禁毒在线!
父母吸毒毁掉了他们的一生,把我也拉入无尽深渊
发布时间:2018-05-11
来源:毒言毒语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常言道吸毒毁灭的不仅仅是自己,更是一个家庭。有些事情,你不亲身经历根本无法有同理心。文中的男生直到现在依然没有摆脱父母吸毒带来的影响,在恋爱、工作、生活中处处可见毒品给他带来的改变。

文中的男生对双亲的暴力行为,对父母的绝望,在我脑海里如电影般一幕幕回放,我仿佛看到一个害怕、惊恐、惶惶不可终日的小孩成长史。我没有用同情、安慰的言语与文中的男生说过话,我知道没有什么言语可以安慰他这颗受过伤害的心。

我只是希望他将这一切说出来,心中要舒坦一些,未来的日子能及早解除吸毒父母对他的影响,重归正常生活。”

编者感言

我的家乡在四川和云南的接壤处,曾经一段时间毒品在这里泛滥成灾。在我小学一、二年级的上学路上,经常看到真枪实弹的武警,在路上设路障拦截查询。年幼时只觉很好玩刺激,并没意识毒品的严重,却不知,与毒品的悲剧早已在我的人生路上埋下伏笔。

父亲在家乡有一顶还算得过去的乌纱帽,周围邻里对父亲非常尊敬,对他的为人评价是“德高望重”。官场中也顺风顺水,深受上级领导的欢喜,那时候他非常年经不到30岁,可以说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父亲三兄弟同时还经营着当地的水路交通运输,有两艘专门跑运输的船。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小地方,用一位亲戚评价来说,父亲就是本地一霸。印象中我懂事开始就隐约知道一个远房舅舅从事贩毒,远房舅舅家很早就通过贩毒走上这种沾着鲜血的“小康”生活。

那时候我们两家交往频繁,在我5岁生日时,远房舅舅送了一个奢侈的礼物给我,是一辆高档自行车。在九十年代的家乡有这样一辆自行车骑走在街上,回头率是百分之百,毫无疑问,这让我在小伙伴面前无比风光了一把。

上帝或许是公平,没有长久的顺风顺水。在初三放学回家的某一天,我发现家族中的长辈们聚集在家中,满屋充满惶惶不安的气氛。在他们与父亲激烈的争吵中,我知道了父亲吸毒的事实。

对于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我脑子里一片混沌,手无足措跑出家门躲进网吧,疯狂的上网打游戏麻痹自己,直到父亲找到网吧。回家路上看到政府的鲜红横幅标语,上面写着“整顿工作人员的作风”,我望着父亲心情百感交集,这个让我如此敬仰崇拜的男人到底怎么了。

然而悲剧才刚刚在我的生活中开幕,往后的剧情更加怵目惊心。长辈们商量后,一致决定先强行将父亲关在家中,由他们监督父亲自行在家中戒毒,妄想通过这种粗暴的方式帮助父亲戒掉毒瘾。

然而由于家族中的水路运输生意如日中天,每日更是忙的不可开交,伯父、大姑们只能轮流派人在我家监督父亲,忙不过来就招呼母亲帮忙监督,他们没有想过父亲吸毒,母亲真的完全不知情吗?或许在他们看来吸毒只父亲一个人的事。

父亲在家戒毒的日子,亲戚们发现他与之前并无两样,没有任何痛苦的戒断反应,百思不得其解,这时候有人反映母亲有异常行为。在大家帮忙监督父亲戒毒的日子里,母亲经常一声不响就不见踪影,回来后问其去向,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亲戚们便把怀疑的目光投向母亲,追问下才知道母亲早已与父亲一起走上了吸毒之路,亲戚们大惊失色,没想到居然是夫妻双双吸毒,对我而言这意味着唯一的温暖也熄灭了。

原来每当亲戚们不在时,母亲便出去购买毒品一起吸食,父亲用蔑视的眼神在嘲笑着亲戚们的努力,在家戒毒成了一种讽刺。亲戚们倍受打击,只得又开始新一轮监督,这次是自然是夫妻两人。

然而事态更加恶化,小镇政府机关听到父亲吸毒的传闻,摘掉了他引以为豪的乌纱帽。至此父母便开始了漫长的戒毒之路,长辈们尝试了各种戒毒方法,三番五次没有任何效果。实在没办法只得将他们送往强制戒毒所,经常是送一个人进去,另一个留在家中戒毒,由亲戚们严加看管。然而几进几出,依旧没有见到任何成效。

在此期间,我没有中断学业,在亲戚们的共同支持下,我得以在高中继续努力读书学习。每当父亲在戒毒所,母亲在家戒毒时,她便会找各种借口出去购买毒品,如去戒毒所给父亲送钱送衣物,或去学校探望我,然而高中三年我却从没在学校见过她。

母亲进戒毒所,父亲在家戒毒时,他便编各种理由外出,如去探望母亲,找朋友散心。更是以与同事做生意为由不停的找亲戚们要钱,显而易见就是为了购买毒品。反反复复的失败戒毒经历,让全家人束手无策,也开始对他们失去了耐心,只得对父母放任自流,一家人分崩离析,从此没落。

尽管如此,家中长辈们考虑到我马上面临高考,不希望我受父母吸毒的影响,因此伯父们承担起对我的庇护。高三的日子里,我很少知道父母的信息,我很幼稚的对他们抱有无限的希望,幻想有一天他们会戒掉毒品,让我重新感受到温暖幸福的生活。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父母频繁的戒毒失败,三番五次的重操旧业,让我心中燃起的希望一次又一次破灭,直至如今。毒品不仅改变了父母,同样也改变了我的人性,有一次大姑在家中声泪俱下劝慰母亲,希望她能为我着想。看着大姑的眼泪,心中熊熊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了,我冲了进去对母亲动了粗,至今忘不了这个场景。

大姑见状把我拉开说到“她是你妈啊,怎么能动手”。母亲流着泪对着大姑说,“大姐,让他消消气,是我们对不起他”。如果说对母亲动粗属于冲动,那么对父亲则完全是发泄。

在一次奶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劝说父亲的时候,我再一次有暴力冲动,对父亲进行疯狂地拳击,他一边躲闪,一边用愧疚语气请求我原谅。我不是一个有暴力基因的人,出现这种行为只能说这么多年来,心中的委屈和怒火无处发泄,在他们不停的刺激下释放出了这头心中的恶魔。

吸毒最惨的并不是家产败光、事业失意、名声落地,而是一家人的温馨幸福不复存在,亲人的温情化作泪水。让我气愤的是往日引以为傲的父亲,为了吸毒做出各种龌龊、欺骗家人的行为,甚至连年过花甲爷爷奶奶都要折磨。

由于对父母的戒毒失去了耐心,理智的伯父他们开始断绝他们的经济,而“善良”的大姑们、爷爷奶奶却一次次被他们以各种荒唐的借口骗去钱。最可恨的是他们知道从伯父们那里骗不到钱,便利用利用我当幌子去骗取奶奶的钱财,用来满足自己的毒瘾。

“冰冰要买冬天的衣服,我去学校带他买”

“要和另一个朋友去上海跑船,需要一些钱”

爷爷奶奶、大姑们永远永远都会相信这些漏洞百出的借口!家族开始分成两边,强硬的伯父们认为坚决不允许再给父母金钱,爷爷奶奶和大姑觉得他们也需要基本生活,不能彻底放弃!

两边开始心存芥蒂,一次母亲到伯父家顺走他们的存钱罐,伯母向奶奶诉说,却没想到得到奶奶的指责,她认为伯母在诋毁母亲。齐心和睦的大家庭开始有了裂缝,而罪魁祸首却混然不知道他们正在摧毁了一个大家庭的温馨。

我更痛恨他们为什么会如此没有志气,没有重整雄风的勇气,恨他们顶着往日眼红的邻居冷嘲热讽的目光,还要表现的如此懦弱。更让我痛心的是,为了吸毒他们做到对我不闻不顾,绝情漠然,还堂而皇之说这是“不想让我伤心”。

这么多年来最折磨我精神的是,睡觉噩梦不断,梦中无非就是突然有人告诉我,父母死在哪地,或是走在路上发现他们的尸体,每次我都会猛然惊醒,然后四周张望,望着被汗水浸湿的被子,长嘘了一口气,才醒悟这是一场梦。此种情景周而复始,很难有一个安稳的睡眠,每一次醒来都是大汗淋漓。

上大学后,父母经常进出去强制戒毒所,时不时会给我打电话,无非就是说在里面钱不够用。现在他们在戒毒所的时间总共加起来快3年了,接他们的电话,从最初的心情激动到现在再无涟漪。噩梦依然不断,不过也习以为常了,我只是痛心以后我的孩子,得不到爷爷奶奶的多少关爱。

现在我即将大学毕业,他们依旧在那地方自生自灭,不敢面对我。现在的女朋友,在她父亲知晓我们恋爱时,劝阻过她并说到“他父母进出戒毒所这么多次,你以后想在这样的家庭度过吗?”,我无言以对,希望如泡沫,终究会破灭,绝望也大概不远吧。

写下这些,我不是想告诉大家,我有多惨,也不想博得同情,而想告诉大家毒品真正的危害就是:它能让一个人走向毁灭,并将一个家庭拉向衰落。

最最最折磨人的还是肖申克的救赎里的台词:“听我说,朋友,希望是件危险的事,希望能叫人发疯。每一次对他们报希望都会把我折磨的体无完肤,索性对他们绝望吧。”

可是,我能做到吗?就算发生奇迹,我和父母的关系永远都不会得到修复。就算我能原谅他们带给我的伤害,可是我无法原谅他们给爷爷奶奶造成的痛。对他们绝望,会让我好过一些,可是我真能绝情到底吗?

偶尔我会看“爸爸去哪儿”的这种讲述父子温馨的综艺节目,感悟与父母之间的惋惜和命运弄人,曾经我和父亲也亲如兄弟、朋友,曾经母亲对我极为宠爱,然而他们的吸毒彻底埋葬了一切,最后我想对那些对毒品蠢蠢欲动的人说一句,吸毒,真的是一条人生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