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天津禁毒在线!
带你走进动荡不安、战乱不停、毒品泛滥成灾下的帝国坟场-阿富汗
发布时间:2018-04-09
来源:毒言毒语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金三角——缅甸,金新月——阿富汗,朝鲜是我国的三大境外毒源地,而金新月更是全球最大的毒源地。20多年来,其鸦片的产量远高于金三角。

所谓“金新月”,指的是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三国的三不管地带,苍莽山区,因为该地区形状像一轮弯弯的月亮而得名。2001年以后,以阿富汗为中心,形成了车臣—中亚—阿富汗;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克什米尔。这是个“双月形”暴恐地区与制毒贩毒中心通道,而这个双月的另一个焦点就在费尔干纳盆地即中亚国家。毒品的目的地正是我国的新疆。

目前,世界上90%多的鸦片类毒品都是来自金新月。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我国的鸦片类毒品的大部分来自缅甸,但是来自阿富汗的毒品除了毒品本身带来的危害之外,还额外附加了两个极端的危害——极端的宗教主义和恐怖活动。


阿富汗毒品的历史

毒品界的五朵金花分别是罂粟、古柯、麻黄草、大麻、恰特草(阿拉伯茶)。五毒位居其首的非罂粟莫属。


罂粟衍生出有鸦片四天王之称的鸦片(主要为罂粟碱)、吗啡、可待因、海洛因。

早在公元八世纪,也就是唐朝李白、杜甫那个年代,鸦片从阿拉伯地区传入我国。鸦片的英文叫 opium;阿拉伯语叫Afyūm。根据阿拉伯语的翻译鸦片又叫阿芙蓉。鸦片在古时候还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名字,一个是根据希腊的发音翻译成了阿扁(陈水扁自称的阿扁),另外一个是墨客骚人翻译成的雅片。

鸦片战争时期,进入我国的鸦片主要是土耳其跟印度产的鸦片。当时的印度包括现今的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南亚国家。其中土鸡国的鸦片质量更次卖得也更便宜,而孟加拉鸦片质量更好,卖得也更贵。

直到1979年阿富汗都没有大规模种植鸦片的记录。那个时候的阿富汗是另一种光景。

左图拍摄于1967年,右图拍摄于2007年。图片来源见水印

事实上,在80年代,世界上的鸦片主要产地还是缅甸、伊朗、土耳其和巴基斯坦。当时的阿富汗,尽管农民占全国人口近九成,但是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的种植小麦、棉花和葡萄等农作物。

1979年12月12日苏联通过决议准备出兵阿富汗,当年圣诞节后,几天功夫就占领了阿富汗的首都喀布尔。苏联入侵阿富汗,使得苏联陷入空前的孤立。

苏联入侵的10年期间,阿富汗的1300万人口中有130多万,差不多十分之一的人被老毛子打死了。1989年苏联撤出,期间在阿富汗建立了大大小小几十股的反苏力量,这些游击队正面硬肛苏联肯定打不过,所以他们经常打完苏联人,然后就跑到巴基斯坦与伊朗。

伊朗那伙游击队比较苦逼,因为美国跟伊朗闹得僵,并且伊拉克跟伊朗打得厉害,所以这伙人在阿富汗境内开始小规模的种植鸦片。

也就在这个时期,沙特的大富翁拉登跑到了阿富汗,并慢慢的建立了基地组织,帮着阿富汗人民打苏联人,拉登的举动得到了美国的极力支持。

在第一滴血3中的片尾,就有拉登的影子,美国的娱乐圈乃至美国民众都支持阿富汗的各种武装,而阿富汗的毒品问题则抛到了另外一边。

苏联撤出了阿富汗,留下一个亲苏的政权。各路武装的联盟很快夺得了政权。但是这些军阀谁也不服谁,谁也灭不了谁,于是有帝国坟场之称的阿富汗乱得一塌糊涂,在一片混乱中,罂粟在阿富汗扎下根,很快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毒源地。

上图是1990-2013年阿富汗种植罂粟的面积,后续年份更是一年比一年高。从1991 年起,阿富汗鸦片产量首次超过缅甸,成为世界第一大阿片类毒品产地。在随后的年份可以看出2001年是一个及其特殊的年份。

就在这一年发生了911事件和随后的美国入侵阿富汗。拉登的基地组织跟塔利班是有本质区别的。

拉登在1988年建立基地组织,开始是为了训练阿富汗的抵抗苏联的游击队,并得到了美国中情局的大力支持,甚至专门支援了大批的毒刺肩抗式导弹。

苏军撤出后,基地组织的目标转为输出极端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他们谁都打击,包括诸如伊朗,伊拉克等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当然,基地组织的首要目标就是美国。

奥马尔

塔利班(英语:Taliban,意即“伊斯兰教的学生”,也意译为神学士)是1994年8月才诞生的,创始人是奥马尔,刚开始塔利班才800人,他们高举铲除军阀、重建国家的旗帜,深得民心,在两年不到的时间于1996就占领了首都喀布尔,随后控制了阿富汗90%的领土。

通俗的说,拉登投身的是国际极端伊斯兰革命,逼格更高,野心更大;奥马尔投身阿富汗的国内伊斯兰革命,眼界更浅。基地组织是国际恐怖组织;塔利班是一个政权组织。

塔利班虽然基本上控制了阿富汗,但是国际上只有巴基斯坦、沙特、阿联酋承认它们。巴铁承认他们比较好理解,因为塔利班成员基本都是普什图人,而普什图的大部分人口就在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境内也有塔利班叫巴塔。另外两个国家承认塔利班政权,跟拉登从中牵线搭桥脱离不了关系。

2000 年 7 月,奥马尔突然宣布,鸦片这玩意“完全违背伊斯兰教义”,应全面禁止。半年后,联合国禁毒署与美国的卫星照片都显示,阿富汗的罂粟种植面积从 82000 多公顷迅速减少到 8000 公顷。

马苏德

而剩余 8000 公顷是在阿富汗北方联盟领袖马苏德的控制范围之下。

2001 年 3 月,国际禁毒组织的一些人热泪盈眶的宣布:塔利班控制区内,已经没有任何鸦片的种植。驻巴基斯坦的联合国毒品控制署负责人更是饱含热泪激动的说道:“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一个国家一举禁绝了毒品作物的生产……这是禁毒领域的最大成就”。

塔利班在2000年开始的禁毒行动的确够狠,够猛,效果的确显著,堪比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的那一时期的效果。其雷霆手段堪比如今菲利宾的杜大叔。

在阿富汗很常见的收割罂粟

塔利班禁毒措施最有效的方式是针对种鸦片的农民发出的“双规”——规定的时间内毁掉所有的鸦片,规定的地点汇报其毁掉的鸦片田地的面积与进度。

一些偷奸耍滑的阿富汗农民并没有毁掉那些罂粟,被塔利班逮住之后,下场很惨。塔利班虽然不杀他们,但是会让他们坐两年牢。坐牢是小事,塔利班还会公审他们。

公审的方式也很绝:刮掉或者拔光他们的胡子,严重的甚至给他们剃光头,这种方式对一个阿富汗人来说是最严重的羞辱,其羞辱程度犹如大清朝之前,把人的头发剪去;犹如把男人的尊严抹杀,因为塔利班刚宣布所有的男人必须蓄胡子。

然后,塔利班用起了新加坡跟马来西亚的鞭刑,在公开场合使劲的用鞭子抽,鞭子抽完后让人用拖鞋打脸,鞋子打脸这又是一个严重的羞辱措施。

对于一些偷藏鸦片的人,塔利班也绝不手软,这些毒贩会被扒得精光,然后全身涂得黑不溜秋的关起来,塔利班会用各种方法让这些人招供,直到他们受不了,把所有的毒品都上缴。

塔利班还实行严格的鸦片连坐措施。一个部落或者村子的禁毒不得力,长老们也要受到惩罚,这些长老也是剃发拔须整得光溜溜的,然后拉去游街示众。

在塔利班的这次轰轰烈烈的禁毒运动中,经常看得见这样的画面,一大堆的吸毒者和小毒贩扛着一捆捆的罂粟和装满生鸦片的沉重包裹;队伍前面有人拿着喇叭大声的宣传毒品的禁令,并宣称这是安拉的意思。然后在指定的地点,由被游街的人亲自焚毁这些鸦片,对于表现好的当街释放。

开始渗出罂粟膏的罂粟球

塔利班尽管禁毒搞得轰轰烈烈,但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对待大毒贩尤其是跨国的大毒枭,塔利班却极少处罚,这个现象有点反常。

跟沙特阿拉伯对待毒贩的态度进行对比,塔利班的禁毒措施似乎有专门欺负种鸦片的阿富汗农民的味道。沙特阿拉伯对待大毒贩的态度是最独特的。

沙特抓住毒贩是砍头处决。这种斩首方式比起塔利班、拉登的基地、IS的斩首,算是人道的一种斩首方式。因为沙特是用大砍刀,这样用以确保毒贩死得够快够利索,而那些中东恐怖分子的斩首是用一把匕首慢慢的割下脑袋,很血腥。在最近热播的《红海行动》中有恐怖分子的一个斩首的镜头。

塔利班为什么会突然禁毒,主要有下面几个原因。

第一、塔利班差不多快统一阿富汗了,其本身也想从一个反对党成为一个执政党,但是其在国际上非常孤立,借助禁毒此事,可以摆脱孤立的局面。

第二、国际禁毒组织承诺给出大笔的经费协助阿富汗禁毒,所有的补助加起来有5亿美金之巨。塔利班通过禁毒可以吞下这笔钱。

第三、通过禁止鸦片种植同时可以宣扬其极端的宗教主张,在阿富汗境内获得更多的支持。

第四、通过禁毒,可以哄抬鸦片的价格,使得塔利班手里的存货可以换到更多的钱与武器,同时通过税收获得更多的资金。

塔利班的禁种鸦片行动使得毒品价格迅速上涨。在阿富汗境内的价格基本上涨了10倍左右。

尽管塔利班实施了禁毒措施,不过塔利班依然对出境的毒品收税,虽然收税的比例依然是10-20%。但是,从阿富汗流出的毒品也并没有减少那么多,大致减少到上一年的一半左右,而毒品的单价又暴涨,塔利班获得的资金反而是增加了不少。塔利班对出境的毒品收税,给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些毒品是祸害异教徒的!

911之前48个小时,拉登训练出来的刺客用人肉炸弹自杀方式刺杀了马苏德。两天之后,一堆来自中东的人在美国发动了911恐怖袭击。

911中被撞的五角大楼

出于对美国复杂的情感,国内对待911的态度有着两个极端的表现。一些人表示,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但是更多的是由于“银河号事件”、“黄海对峙”、“台海危机”、“华北空情”、“大使馆被炸”、“南海撞机”等中美事件中美国霸道的态度;尤其是2001年刚发生的中美撞机事件中,美国居然羞辱性的声称赔偿中国3.456789万元,使得国内大众群情激愤,更多的人表示的是对拉登的称赞。认为飞机撞美国的五角大楼与世贸大厦是老天爷开眼,是美国应得的报应,恶人终于有恶人来收拾。

美国从建国以来就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哪里咽的下这口气。为此,美国要求塔利班交出本拉登,并驱逐基地组织。

塔利班则想拖延,并回应说,只要能证明本拉登是元凶的情况下才会交出拉登。而本拉登则通过半岛电视台宣称他与911无关,但是他支持这伙人开飞机撞大楼。

10月7日,美国懒得墨迹,直接带上小弟英国发起了空袭,随后出动了地面部队。随着战事的进行,小布什政府马上和阿富汗北方联盟在内的军阀联手。

穆罕默德·卡西姆·法希姆

北方联盟的军队很快占领了喀布尔,随后又占领了塔利班的老巢坎大哈。北方联盟的人也不是善茬。他们一到喀布尔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500名投降的塔利班战俘绑了,然后开着装甲车把这500多人全部给碾死。美国的大兵与民众看到了这个场景,与之对应,在复仇心理的驱使下,大部分人也是拍手叫好。

跟大部分人只关注恐怖主义、关注拉登不同。国际禁毒组织的人自从美军入侵阿富汗后,心一直是哇凉哇凉的。

美军入侵阿富汗的6个月内,阿富汗的鸦片以匪夷所思的规模复兴扩张。各路军阀与塔利班重新开始经营制毒贩毒的勾当,不少毒枭披上了政府官员的外衣。2002年春天,鸦片种植面积马上恢复到了2000年的水平。随时间的推移,鸦片种植面积更是突破20万公顷。  

阿富汗鸦片产量的振荡飙升,美军有很大的责任。美军最大的问题是只关注拉登跟他的基地组织和奥马尔的塔利班,对毒品问题却视而不见,甚至是帮助他们看家护院。

事实上,美军方高层对于毒品问题也是忧心忡忡。他们害怕美军重蹈越战的覆辙。越战中很多士兵都成了老烟枪。


在越战中美国大兵创造了最独特的吸毒方式。解放前,我国云南四川等地,存在着双枪军,那些老式的部队,一手拿枪,另一手拿烟枪抽鸦片。而美国兵是单枪军,他们用真枪吸毒,枪是真枪,有一些人用机枪吸毒,最厉害的还用火箭筒吸毒。

毒品却是什么毒品都有,有鸦片,有大麻,有吗啡,有海洛因,有香烟混着海洛因或者多种奇奇怪怪的毒品。以至于很多越战老兵一看到枪就想吸毒,而没有枪的时候,毒瘾反而没那么强烈。

美军是一个善于学习的军队,他们对过去的战争所犯的错误都会总结经验教训,并重新制定新的有针对性的作战原则。

在阿富汗战争中,美军的作战原则就有学习“为人民服务”,“军民鱼水情”等思想。美军要依靠当地人提供情报,更要依靠阿富汗人治理阿富汗,这一切跟原来的战争形态很不一样。美国在阿富汗10多年期间,相对于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在越战跟伊拉克战争中入侵者所遭受的损失来看。美国这次入侵阿富汗算是比较成功的。

戴维·彼得雷乌斯

根据局座张召忠的介绍,彼得雷乌斯接手阿富汗之后,美军能顺利的击毙拉登,跟他撰写的一本作战手册有关——该手册讲如何在伊拉克、阿富汗反恐的时候,减少当地教派冲突、搞好军民关系等的作战手册。在驻阿美军中间被传为宝典。

不管是小布什还是奥巴马时期,美国都把阿富汗的毒品放到了次要的位置。为了摧毁塔利班,美军跟贩毒的军阀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阿富汗种鸦片的农民也特欢迎美军,因为有美国大兵往罂粟地里那么一呆——整个就是一个免费的看家护院的主。 

而在美国国内,美国缉毒局、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及税局都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不追捕,不通缉阿富汗盟友的毒贩,哪怕有实锤,所有的调查和起诉均往后推,这么做,就是集中力量打击塔利班。这比起那些著名的南美以及金三角的毒贩待遇好了很多,坤沙就被美国全球通缉。


双毒夺冠

推翻塔利班政权后,阿富汗成立了临时政府,这个政府如果没有美军撑着,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塔利班打垮掉。于是美国不得不在阿富汗驻军。国际社会也不断的用各种方法,帮助阿富汗政府减少鸦片的种植面积。

可事实是,钱花了不少,罂粟的种植面积没有降下来,反而上升。鸦片产量不断的刷新纪录就算了。阿富汗还在毒品五朵金花中摘得了不光彩的双冠王。阿富汗目前是最大的大麻与罂粟的毒源地。

吸食大麻的阿富汗人

阿富汗之所以能成为大麻的最大生产国,有如下几个原因。

1、阿富汗人有吸食大麻的传统。由于阿富汗的道路常年崎岖难行,很多阿富汗人用大麻来提神解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阿富汗人更多的是吸食大麻,而鸦片主要是卖给制毒工厂制炼成海洛因或者卖给毒贩换钱。

2、禁毒跟种植毒品的一个黑色循环。

911后,国际禁毒组织以及相关机构经常会用钱去补贴阿富汗种罂粟的农民,比如有摧毁1亩罂粟田补贴100到600美金不等的政策。而基层的农民收割完鸦片后,就把罂粟田摧毁,然后去领补贴。接着原来的罂粟田变成了种植大麻。如此反复折腾最后庄稼地都成了种罂粟跟大麻了。有部分甚至种上了恰特草(阿拉伯茶)跟麻黄草。

3、西方很多国家吸食大麻为合法,即便认定为限制种植的毒品,对大麻的处罚也相对宽容。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一万多人高举大麻旗帜聚众飞叶子,他们声称这是甜美的气体

大麻不是什么稀罕物,我们穿的棉麻中的麻就是从大麻的植物中来的。只不过这种叫工业大麻,其中的大麻素含量很低,不属于毒品的范畴。阿富汗的大麻质量也不怎么样,其四氢大麻酚(THC)并不高。比起欧美等国在棚子里打光种植的大麻的差很远。

作为最大毒源地的阿富汗,其国内的吸毒者少不了,按照最严格的毒品界定来说(大麻排除在吸毒的范围),阿富汗的吸毒人口的百分比位居世界第一,高达8%。根据联合国禁毒部门统计表明,超过100万的阿富汗人毒品上瘾,是全球平均值的两倍。

跟世界其它地方一样,吸毒者都喜欢扎堆吸毒。毒品泛滥越严重的地区,这种公开吸毒的场所越多。阿富汗的首都喀布尔,就有这么一个世界闻名的吸毒桥。

普里索赫塔桥——吸毒桥,桥底下垃圾遍地,恶臭难闻。飘荡着一股酸臭味,普通人实在欣赏不了这个环境,但是对于世界各地来的毒鬼,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吸毒天堂。

吸毒桥下每天聚集大量的毒鬼


高峰期间多达上千人跑到这里吸毒


来到这里的毒鬼,大部分是阿富汗人,也不乏其它国家的人,包括来自中国的毒鬼。他们三三两两,若无旁人的寻找毒品,或者直接用各种方式吸毒。

这里的毒品是世界上最便宜的,尽管如此,很多一无所有的阿富汗人仍然买不起毒品。为了爽一口,他们就在垃圾堆里不停的找那些毒品渣渣。

他们如行尸走肉般的混迹在这吸毒桥下面,直到某天突然死去。

在这群毒鬼里,有三种人,男人,女人,人妖。也不乏拖家带口,整个一家人都在吸毒桥下面。

阿富汗警察有时候也会管管这帮人,吸毒者们也知道路数,应该是有上级官员来视察,短暂的离开后,隔天又会有一大伙人跑到吸毒桥下面扎堆吸毒。

毒品有很强的社交属性跟娱乐属性。在阿富汗这层娱乐属性跟阿富汗的一个传统习俗紧密联系在一起。谚语“Women for children,boys for pleasure”,中的后半句的粗俗翻译是——男孩是跟相公一样来取乐的。

这种习俗在中国叫娈童,或者是男宠。在从阿富汗翻译过来成为“童戏”。阿富汗当地称为“bacha bazi”。

童戏第一次引发关注是在2009年,一部名叫《阿富汗跳舞的男孩们》的纪录片。童戏很好认,没有胡子的这帮人就是。他们的打扮如同泰国的人妖一样,在印度这帮叫阉人,不过阿富汗的童戏极少割掉蛋蛋,为了维持不长胡子的状态,他们是直接拔掉胡须,一根根的拔,当然有一些人则跟药娘一样不停的吃糖,所谓的糖就是雌性激素,而阿富汗的童戏由于穷,没有办法天天吃糖,他们就吃甘草片,使劲的吃。

美军在阿富汗以后,作为童戏这一行的人越来越多。在世界上最大的毒源地的阿富汗,童戏们除了参与表演,陪着吸毒是一项必不可少的内容。这个职业越来越接近中国的职业冰妹。

在阿富汗妇女的地位非常低下,在外人看来阿富汗妇女就一个样子,蒙上面纱,除了眼睛啥也看不到。要说地位最高的妇女,反而是女毒枭。当然在阿富汗的女毒枭也就是及个别人,这个现象在穆斯林国家很独特,这些高地位的妇女,有点像巴基斯坦跟孟加拉一样,出现过女性的领导人,比如贝布托跟库马拉通加夫人。

阿富汗贩毒路线及新疆毒品

阿富汗是我国的邻国,它通过一条很长的瓦罕走廊跟我国相邻。跟它连接在一起的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整个走廊东西长约300公里,南北最窄处仅15公里,最宽处约75公里。

不过,几乎没有毒品通过瓦罕走廊进入我国。因为该地区的海拔高达4900米,每年除6、7、8三个月外,基本上都是大雪封山,即便能通行,也携带不了太多的毒品。

阿富汗那么多罂粟不可能只是内销,也肯定不是只往欧洲,俄罗斯那边跑。事实上中国也是阿富汗毒品的目的地,而毒品的一大特色是随着贩毒通道就地扩散开来。

观察一个地区的海洛因是否泛滥,可以从这么几个地方来观察。

第一、观察该地区的艾滋病人的数量。俗话说,艾滋病人千千万,白粉鬼子占一半。

但是换成艾滋病人的人口密度,即按照艾滋病人数/本省人口数计算。该图立刻出现变化。因为新疆的人口总数才2400万的样子。从这个比例来说,新疆在全国三甲之列。而新疆的艾滋病人多,就是因为扎针方式吸食海洛因的人多,并且是共用注射器的方式扎针。

因为吸毒而感染艾滋病的人,往往还疯狂的报复社会。流行的扎艾滋针报复社会的事件、有一些就是新疆的白粉毒鬼干的。随后这种方式在中国各地时不时出现。

虽然普通的扎艾滋针是不会感染上艾滋病的,只是散布恐慌气氛。但是就怕艾滋病人先扎下自己然后马上扎一下路人,这样中招的几率大大提升。

第二、观察该地区的美沙酮维持门诊(MMT)数量与就诊量。

新疆有我国国土面积的1/6,是典型的地广人稀的地方。但是新疆的MMT维持门诊数量并不少。在乌鲁木齐的戒毒医院还出现了由于戒毒人员多,美沙酮出现断货的情况。而乌鲁木齐的戒毒所,有几年美沙酮也完全不够用,因为大量的重瘾吸毒人员被带去戒毒。

第三、观察该地区的毒品案件的数量与类型。

新疆地区毒品主要是以海洛因与大麻为主。这跟毒源地阿富汗的毒品类型一致。

2007年10月30日,新疆警方破获一起利用集装箱走私、贩运“金新月”毒品案件,从装在集装箱的682块木质纤维板中查获藏匿有毒品的纤维板313块,分别从303块纤维板中起获大麻4848千克、从10块纤维板中起获海洛因67.5千克。这是我国迄今为止查获的最大一起“金新月”毒品案件。而其中的大麻接近五吨重!

这次贩毒非常符合阿富汗毒品的特点即——以大麻和海洛因为主。贩毒的方式更需要关注!因为此次是现代化与规模化的毒品运输。

以前的贩毒案件大多是零零星星通过“骡子”夹带的方式进入。

而这些骡子入境,人体藏毒的数量相对少一点,因为边境的路难走,如果把毒品吃进肚子里,要走上几天的山路,毒品不是拉出来了,就是胶袋破了,运毒人员毒发身亡。

特别要留意的是:一些女骡子是通过头发贩毒。她们假借保守穆斯林的习惯,必须戴头巾,这些女毒贩通关的时候,会先假模假样的戴上面纱。而通常的检查是不会叫穆斯林的女性解开头巾的但是会要求入境的人揭开面纱,这些女毒贩就吃定这点,磨磨唧唧的揭开后面纱后,她们断定边检人员不会检查头巾,如果边检人员非要她们解除头巾,她会假装生气,不让你检查,转身就走,如此一来逃避检查。边境口岸见多后,就不理这套了。查获头发运毒案件中,最多的一次是有800克的毒品。

新疆的运毒案中,还有一种是通过老鹰运毒的方式。就单次运送毒品的数量而言,比用鸽子运送的毒品要多;但是训练老鹰来运毒,相关的环节要多,此外部分老鹰的品种比毒品值钱得多,用老鹰运毒风险很大,因为这种老鹰很可能中途就被人偷了,这种鹰隼的走私在电影《无人区》中,黄渤饰演的角色有表现出来。  

从阿富汗进入我国的毒品,跟丝绸之路非常吻合。陆地上的毒品之路主要是两条路线,一条是途经巴基斯坦再进入我国的新疆地区。另外一条是经过中亚国家再进入我国。

通过巴基斯坦进入我国的毒品占了主导。这条贩毐路线上通常沿白沙瓦一伊斯兰堡一吉尔吉特一苏斯持一喀什一乌鲁木齐一香港一雅加达的路线贩运毒品。

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中国这条贩毒线路上,最著名的地方是红其拉甫口岸。这个口岸海拔4733米,同巴基斯坦毗邻。

阿富汗另外一条进入我国的贩毒路线则跟费尔干纳盆地紧密相关。费尔干纳盆地以物产丰富著称,以中亚五国1%的土地面积,养活了22%的人口,被誉为“中亚明珠”。

该盆地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的交界地区,且这三国对费尔干纳形成包围之势,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复杂局面。在这块地盘上三个国家也经常打来打去。而混乱的地方反而是形成了制毒中心,他们从阿富汗搞到鸦片,接着在那个地方制成海洛因。最后通过不同的路径进入我国。

在新疆跟中亚各国的边境口岸中,有一个口岸特别有名,它叫霍尔果斯口岸。

霍尔果斯是新疆伊犁一个与哈萨克斯坦隔河相望的陆路边境口岸,经常看电影的观众可能会留意到,这两年的电影片头出品方里,不时冒出霍尔果斯这个名字。我国有一大半以上的影视娱乐公司是在霍尔果斯注册的。

娱乐圈选择霍尔果斯是因为可以少交或者免税。2011年“一带一路”战略提出后,新疆霍尔果斯获权成为新经济特区,在那里的公司可以享受税收减免的优惠,于是一堆皮包公司选择到边陲小镇霍尔果斯注册,根据资料显示公司的数目比那地方的最初的人口还多!

贩毒通道为什么要绕道哈萨克斯坦,而不通过那些不设防的中塔边境进行。其根源是是中欧铁路的修建。通俗一点说,路更好走,更好浑水摸鱼的进行毒品走私活动。

此外这条路也是中国向金新月输送化学前体原料的重要通道。因为从罂粟制备可待因,海洛因都需要用到醋酸酐。根据阿富汗的罂粟产量,以及其它的耗损,需要的醋酸酐是十万吨级。

醋酸酐是严格管制的易制毒化学品,中亚的国家往往从中国进口醋,或者是冰醋酸,然后通过简单加热脱水的方法就能制得醋酸酐,再通过分装运到各个制毒工厂。此外阿片类毒品还需要用到氧化剂,而比较适合的产品是高锰酸钾,近几年从这个口岸出去的高锰酸钾也增多。

从中国出口的化工原料基本也可以断定出阿富汗的毒品类型,比如比较少的碘、红磷、甲基苯丙酮,麻黄草或者麻黄碱出口,因此阿富汗跟中亚几个国家不是冰毒类的毒源地。

除了陆地上的毒品之路,阿富汗的毒品还跟海上丝绸之路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条贩毒路线未来的关键点就是——瓜达尔港。

阿富汗向外输出毒品,一定涉及到钱的问题。这些黑钱如何洗白也是缉毒部门关注的内容。

阿富汗的货币叫阿富汗尼。众所周知,一个战乱连连的国家,其货币是没有人要的。阿富汗尼也是招人嫌弃的货币。

那阿富汗的毒品是怎么换成美金或者人民币的呢?这就涉及到伊斯兰世界的两个概念——伊斯兰金融跟地下钱庄。

伊斯兰金融这个名字是硬生生折腾出来,折腾出这个概念主要是规避利息这个名词。

真主准许买卖,而禁止利息。——可兰经 黄牛章, 第275节。

同时,可兰经还有说法,利息虽然不允许,但是可以收取租金比如从固定资产里收租。阿拉伯人其实是很会做生意的一个民族,海上丝绸之路就有阿拉伯人的很大功劳,而且一路都伊斯兰化了,比如印尼,马来西亚,菲利宾的部分地区。到现代后做生意没有银行那怎么行。所以在利息方面就进行了很多变通。而其中最具特色的是类似中国山西票号性质的哈瓦拉(Hawala)的出现。

哈瓦拉像如今的西联快汇,是一套汇款系统。哈瓦拉的整个交易过程没有繁杂的手续,没有单证和文字记录,一切以“绝对的信任”为基础。这种简易的交易体系在一些回民餐厅还看得到端倪,比如去吃拉面,会发现兰州拉面都没有记下菜单的现象,很多稍微大一点的饭店也是如此。

此外,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哈瓦拉经纪人,当然也包括毒贩。比如在巴基斯坦收到中国买家的钱后,毒贩就可以通过哈瓦拉的形式把钱给到阿富汗那边的卖家,从而无缝衔接上了毒品的洗钱。

从监管的角度考虑,哈瓦拉就是暗网上毒品买卖的比特币,只不过它属于人肉比特币而已。

阿富汗的出来的毒品,大部分都是通过哈瓦拉进行洗钱。也正是这种穆斯林特有的钱庄体系,金新月来的毒品更多的是祸害到了新疆与相关的信伊斯兰教的地区。需要指出的是,如今很多在欧洲的中东难民比如叙利亚难民,他们的钱也是通过哈瓦拉的方式进行转账。